南宁市他木化工企业

您所在的位置 > 南宁市他木化工企业 > 财经 >
财经Company News
甲骨绝学垂千古 一代奇才是与非—— 略论刘鹗其人其事
发布时间: 2021-01-04 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
1988年10月的某一天,陈旭麓导师打电话给我,说他从报上得知齐鲁书社孙蕙孙先生出版了《铁云先生年谱长编》一书,要我代他致函孙先生帮他代购一套。电话中还说他要写文章,替刘鹗讲几句公道话。我说是不是指刘鹗在甲骨文收藏、文学创作、义和团运动中购仓米济民等方面,他说是的,这些均可为他圈点。两个月后,他因心肌梗死,突然去世。我写此文,亦有了却他生前的这个心愿的意思。

参与堵塞郑州黄河决口要工

刘鹗,原名刘孟鹏,字云抟,后更名鹗,字铁云,又字公约。祖籍江苏丹徒,后移居淮安。出生在一个封建官僚家庭。父亲刘文忠曾任河南汝宁、开封归德知府。刘鹗幼时聪颖,深得父爱。曾两次赴江宁应乡试,均告落第。刘父以捐米折银为刘鹗捐了县丞,刘鹗由此涉足官场,积功升至候补知县。他“秉性脱落”,办事不按规矩,不为他人所重视。他与罗振玉为儿女亲家,这点对他后来文学创作、尤其是甲骨学研究,有一定影响。

1887年,黄河在郑州决口。李鸿藻、倪文蔚因办工不力,被革职,改用吴大澂为东河河道总督,督办堵塞决口工程。刘鹗父亲的部下朱寿镛(曼伯)参加了堵口事宜。因朱寿镛的关系,刘鹗来到河南也参加了堵口工程。淮安地处黄淮下游,刘鹗研读过当年靳辅、陈璜、于成龙及两江总督陶澍、林则徐等人有关治河著作,积累了不少治水知识。刘鹗到任后,积极出谋划策,深得吴大澂等人赏识。事后,在吴大澂建议下,他与吴大澂、易顺鼎等人计划绘制《豫直鲁三省黄河图》,后因经费无着,绘图计划未能全部完成。

不过,笔者在研究翁同龢的一些资料中,意外地发现有多幅手绘黄河图。这些绘图根据作者考查,就是出自吴大澂、刘鹗、易顺鼎等人之手,系当年吴大澂寄给翁同龢的。翁氏、吴氏同为汪苏籍苏州府京官,平日关系密切,吴大澂奉命治河期间,两人书信往还不绝。吴大澂给翁氏寄黄河图在情理之中。黄河在郑州决口后,水直冲至下游苏北里下河地区。为此,翁同龢与另一名江苏籍京官潘祖荫曾连衔向朝廷呈奏《筹堵郑州决口并设法补救疏》。呈奏前,他们先后拜访了先前曾任职江苏、熟悉了解黄河情况的张之万、游百川、徐星槎等有关官员。也有一些官员主动向他们反映黄河情况的。刘鹗就是其中一位。

刘鹗是1888年9月到河工任上的,并参与绘制三省黄河全图。1890年黄河决口合龙后,测绘局裁撤。吴氏将三省黄河图进呈光绪,“即委诸该员(指刘鹗)办理”。三省黄河图绘制多份,吴氏寄赠翁同龢在情理之中。在交往过程中,通过吴大澂的介绍,翁氏开始了解刘鹗其人。由于翁氏日记每多刪改,加之刘鹗后来是“罪臣”,翁氏刪削这些内容是毫不奇怪的。

主张开采山西煤矿赞同兴筑铁路

刘鹗久有兴筑铁路之思。他曾主张兴筑天津至镇江的铁路(津镇铁路)。只因此路要穿越沿海经济发达的地区,占用大量农田,遭到部分官僚的强烈反对,迟迟不能实现。1894年前后,张之洞提出兴筑卢汉轶路后,刘鹗表示全力支持。认为兴筑此路,同时可以推动山西、河南的平定、泽州、潞安等处煤铁矿的开采和运输。英国福公司久有谋取此路修筑权的计划,鼓动刘鹗为此奔走,争取实现。但修路批准权在朝廷,操之于总理衙门和督办军务处之手。而这两个部门的权力当时实际又都操纵在翁同龢之手。刘鹗知翁同龢平日喜爱字画,尤其是王翠、王原祁、王时敏、王鉴等“四王”的字画。于是不惜花费重金,从京师各大书画铺挑选了“四王“画数十轴,托人并携银五万两来京中”打点,准备分送给翁同龢及有关官员,并表明来意,希望在山西开采煤铁及筑路诸事方面予以支持。

刘鹗修筑铁路开采煤铁的主张无可厚非,问题是让英国人来开釆,事涉国家主权,翁同龢当然不会同意。甲午战后,清政府为了支付对日赔款,被迫向列强借贷。列强趁机向中国勒索,提出筑路、开矿、租借港湾等各种无理要求,企图借机瓜分中国。翁同龢对刘鹗的请求当然不会答应。张之洞历来标榜自己“非湘”“非淮”,以清流自誉,平日言大而夸,早为翁同龢瞧不起。当初李鸿章主张修筑津通铁落、遭到包括翁同龢等大臣反对而作罢。此次张之洞却趁机建言修筑芦汉铁路,引起翁同龢的愤懑。刘鹗支持张氏的铁路计划,无形中卷入朝廷高层的矛盾。翁同龢向来以清廉自许,平日拒受贿赂,他说:“余等居官只图干净,穷死不怕。处此若得分文,讲甚操守耶!”翁同龢以清廉自许,岂有收受刘鹗巨款、巨幅名画之理。所以,他当着刘鹗委托的来人面,直斥刘鹗此举为“邪蒿”,并在《随手记》中写下:“刘鹗者,镇江同乡,屡次在督办处递说帖,携银五万,到京打点,营干铁路,昨竟敢托人以字画数十件饴我。记之以为邪蒿之据”。刘鹗为了兴利、为开矿筑路四处奔走,不惜釆用行贿买通的手法,结果连连碰壁,最终以失败而告终。

购买仓米,赈济难民,被诬“通敌”,惨遭流放

1895年秋,刘鹗经山东巡抚福润保荐,以知府选用,分发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。因为他是捐纳出身,虽有大员保荐,但在官场,仍被当作另类人看待。加上他特立独行加商人的行事作风,自然不为正途出身的官员所认可。刘鹗的一些想法、作法虽带有一定的正当性和合理性,但不为所谓正途官员所认可。

1896年,刘鹗经人介绍,代表英国福公司(又译北京银公司),经山西巡抚的同意批准,与山西、河南等地方政府签订了开矿筑路合同。但此事立即遭到御史何乃莹的弹劾,弹劾刘鹗此举“行为卑鄙”,大臣刚毅则指斥刘鹗此举为“售国”,目之为“汉奸” 。

1900年,八国联军侵犯京津地区。所到之处,“烧杀淫掠,北京死人无算。全城之食,粮源断绝”。刘鹗闻悉,急忙携金来京赈济。他以银3万两购得俄军所占据的太仓禄米,平粜赈放市内饥民。但他的救民善举遭到官吏的诬陷,罪之“以私售仓米罪刘”。

此后他屡遭物议。1907年有人告发他与日人“立约”,“贩卖”长芦盐给韩国。同年,又有人讲他与长江水师提督程从周购买浦口九洑洲滩地修建商埠,等等。于是“数事并发”,再次遭人弹劾。次年六月,刘鹗被捕。但有人认为刘鹗被捕,以上三事并非主因。刘鹗被捕的真实原因是刘鹗伙同军机大臣王文韶的女婿高子谷,以及高子衡、钟笙叔等人将国家所拟秘电码出卖俄国驻华使馆。以上几桩事的真相到底如何,已无从考证。刘鹗被捕后,军机面奏:“已革知府刘鹗贪鄙谬妄,不止一端,请旨惩处。”旋奉旨:“刘鹗违法罔利,怙恶不悛,著发往新疆永远监禁。该犯所有产业,著两江总督查明充公。”

刘鹗奉旨后,满怀悲愤,同年六月到过新疆。中间虽因儿女亲家、甘肃布政使毛庆蕃的挽留,在兰州稍事休息数天。终因旅途劳累,心绪恶劣,到达乌鲁木齐不久就重病不起。次年病死于戍所。

“君本慷慨人,奋翼志八荒”

刘鹗堪称“奇人”,在中国近代史上并不多见。他在书法及字画鉴藏方面有很深造诣,也是著名的小说家。中国近代是中西文化交融交汇的时代,处于这个时代的刘鹗敏锐地觉察到西学对中国的价值。他赞同西方治河的技术和方法,采用水泥筑壩,堵塞黄河决口。为了根治黄河,与同事测绘制订了《晋魯豫黄河图》。为后代治黄保存了重要史料。他思想开新,赞同修筑铁路,主张借用外资、外国技术来开釆煤铁,发展地方经济。他的这些思想无疑是值得肯定的。

政治理想的实现需要一个健康有为的政府。在中国,振兴经济,富国强兵曾是近代许多中国人为之追求奋斗的梦想。但刘鹗所效忠和服务的清政府衰弱不堪,贪腐横行,贿赂成风,十分腐朽。依靠这样的政府当然无法实现自己振兴国家的理想。而且,不幸的是,刘鹗为了实现个人借用外资开矿筑路的想法,竟也沿用贿赂的办法企图打通有关官员来实现个人的理想和抱负,结果适得其反,碰得头破血流,身败名裂。

据说刘鹗被捕后,他的亲朋好友对其遭遇无不为之惋措。并曾一度设法营救他,但最终未能成功。

作为历史人物,刘鹗已去世一百多年。历史是过去了的政治。当我们从历史的大视角出发,重新审视刘鹗的一生,不难看出,他的所作所为虽有种种缺陷,仍不失为一位有所作为的人物,一位博学多才的学者。正如蔡元培先生指出的那样:“清末丹徒刘铁云先生鹗,博学嗜古,首先研读甲骨文字,有功文坛。所著《老残游记》风行-时,为今日语体文之巨鑊,其中隐刺时事,以间接助我革命(指辛亥革命)。以近来政府表彰柯凤荪、廖季平诸先生之例推之,刘先生实有特被表彰之资格。惟刘先生在日,以《游记》曾影射权要姓名,遂遭搆诬陷,以卖太仓谷谴戍新疆,卒于戍所。又将浦口九洑洲地产及古玩书画一律没收,当世冤之。迄本事二十余年,刘先生后嗣幸得成立。念沉怨湔白,拟请中央复查原案,明令昭雪,并将浦口九伏洲私有地五百五十七亩发还,藉申枉屈。”由于蔡元培等人的呼吁和努力,最终南京国民政府于1934年发还了被查抄没收的田产和书画。并登报为之湔雪。至此,刘鹗的冤案终于了结。

(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)

作者:谢俊美

编辑:王富聪 孙靖琪

团结报文史e家原创内容,如需转载,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。

除了带给您优质黔货

更希望我们能带您

去了解贵州深山里的故事

敬请关注

博爱扶贫云商城

那家网/苏宁易购

黔货出山,我们在努力